首页 资讯 民生 生活 地方 公告 图片 帮助 专题

教育书画

旗下栏目: 房产家居 汽车旅游 通讯科技 教育书画 健康美食 时尚综艺

殷君发:洛夫乡愁故土情

来源:人民之声报道 作者:殷君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1-01-16
摘要:家乡,是一个人的精神原乡,沉甸甸的乡愁,是血溶于水的亲情牵挂。孟冬时节,驻足于洛夫旧居前,我努力想象当时二十岁的洛夫先生,是如何告别家乡,如何梦回家乡,如何将相市

  家乡,是一个人的精神原乡,沉甸甸的乡愁,是血溶于水的亲情牵挂。孟冬时节,驻足于洛夫旧居前,我努力想象当时二十岁的洛夫先生,是如何告别家乡,如何梦回家乡,如何将相市这方山水融入血液和诗歌的。这栋湘南风格的青砖瓦房,寂寥地回忆着往昔亲情,记录着游子的乡愁。走进大门,天井、厢房相见如故,陈列稍显简陋,堂屋墙上,悬挂着几张洛夫及其家人的照片。人生百年,不过是时间长河里的一瞬,从英俊少年到耄耋老人,洛夫先生用诗歌记录乡愁。

  诗家普遍认为:乡愁有两种表达式,一种是余光中的《乡愁》,另一种就是洛夫的《边界望乡》。洛夫先生曾说:原来乡愁是一种病,是一种医不好的病。他认为,大乡愁,不光是个人情感问题,而是关于整个民族文化的一种牵挂、一种深深的怀念。所以,他会在《边界望乡》的结尾写下这样触动人心的句子:故国的泥土,伸手可及/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。

  外人说,衡南方言不好听。确实,在外人听来,这种语音语调硬邦邦的。语言学者将衡南话归类于川语系,没有京腔京韵,没有吴侬软语,没有珠圆玉润,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衡南人血脉中的耿直和率性。在百万人口大县,乡镇之间的方言也不一,茅市和江口的口音不同,相市和双林的语调有别。而泉溪和相市的口音没有区别,在我听来非常亲切。一辈子也改不了的乡音,是每个人的生命符号,是一个地方的文化烙印。无论我走在哪里,一张嘴一发声就流露了我的衡南基因。洛夫先生在世时,我没有缘分聆听过他的发音,但我相信即便是“诗魔”,也不能改变“乡音未改鬓毛衰”的人间规律。

  第一次遇见相市,用目光丈量漫山纯白的油茶花、洛夫旧居、耒水河,心情犹如铺天盖地的阳光一样灿烂明媚。这片山水与我的家乡泉溪相隔十余公里,乡音、乡情、乡亲是如此亲切,如此亲密。我强烈感觉到油茶花的纯白和洁净,与这里淳朴的乡亲、醇厚的气质、醇柔的气味,高度契合。

  在我四十多年的生命历程中,很少对花花草草感兴趣。我在医院工作了二十多年,见惯了生离死别。我曾经固执地认为,花草虽有生命,终究是一种小情调、小悲喜、小恩怨,是无病呻吟式的小欢小爱。这一次与油茶花偶遇,却被它们感染,这些纯白俨然脱离了小欢小爱的范畴,这些奔放、生动的油茶花,与田野里金黄的稻子,构成了洛夫乡愁故土的生命意象、希望意象。

  没人知道,延绵不息的耒水河从茹毛饮血时期开始,孕育了多少生灵。但我知道,是这条普通的河,让沿岸的人们生生不息、薪火相传。我在泉溪镇读过三年初中,近距离接触过这条被乡亲们称为“母亲河”的河流。在那青葱岁月里,耒水河承载了我无数的梦想、欢笑和泪水。我见证过她春夏秋冬的更迭,亲历过她漫过河堤的放肆。我曾在河里游泳,在河边奔跑。河的对岸,是广袤的天地。我曾站在河堤上无数次渴望渡河,走进那未知的城市,幻想着自己未来的人生。

  现在,这条安静的河,以及水中清晰可见的鱼儿,犹如恬静的翩翩少年穿过相市,穿过泉溪,悠然流向远方,从容汇入湘江。我伫立河边,期望自己的思绪能穿越时空距离与洛夫先生对接。我常想,在那些风云激荡的日子里,他的思绪是否也曾与耒水河同频共振、神思同游?

  一只飞鸟打断了我的神思。它在阳光下飞翔,在耒水河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停在孔明塔顶,俯瞰人间。它不聒噪、不虚无,用平和的目光,欣赏这份宁静、自信、开放、包容,及至最后,飞鸟也成了盛世繁华里的一幅风景画。我想,这只飞鸟不正是洛夫的乡愁吗?

  乡愁是一种病,是一种医不好的病。当洛夫的乡愁和故土的感情融入一起,别样的人生哲思,让生命充满爱的意味,充满诗的韵律。

  作者:殷君发
 

责任编辑:RMZS003

首页 | 网站简介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人民之声报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00385号-1  IT技术支持:浪子召

电脑版 | 手机版 | 网站后台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