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民生 生活 地方 公告 图片 帮助 专题

教育书画

旗下栏目: 房产家居 汽车旅游 通讯科技 教育书画 健康美食 时尚综艺

李霞:守住故乡最后的炊烟

来源:人民之声报道 作者:李霞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1-01-21
摘要:在每个清晨的第一缕晨光中醒来,我总在内心一遍遍问自己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这些问题其实根植于每个人的内心,对于一个人来说,只有明白了自己从哪里来才能永远不

  在每个清晨的第一缕晨光中醒来,我总在内心一遍遍问自己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这些问题其实根植于每个人的内心,对于一个人来说,只有明白了自己从“哪里来”才能永远不忘根和脉。

  我的根深深扎在相市一个叫圆村的小村庄。那里有我的亲人和乡邻,有菜园和黄狗,有雪地和炉火,有我熟悉的山山水水,更有我一生涂抹不掉的人生底色。在那里,我度过了懵懂的童年和白马般的少年。离开家乡这么多年,只要闭上眼睛,那些逝去的日子,那些逝去的生命,就会在眼前飘荡……

  印象中,圆村的左边是荷叶塘村,右边是乐意塘村,对面是大塘村,山后面是小盐冲。圆村像中国无数的村庄一样,讲究风水布局,靠山面水。相市的山都不高,只是一些小山坡,一座连一座,连绵起伏,却有了走势,像平凡的相市人,各据山头,是别人的配角,却又是自己的主角,自有巍峨。各个村庄前面都有池塘,圆村的池塘没有什么特别,只是没见过栽过莲,少了几分莲叶田田的生趣。村里妇孺洗衣洗菜,村里浇灌庄稼都靠这口池塘。

  住在圆村的都是没出五代的血亲。小时候听爷爷说,晚清年间,太爷爷从相市上官岭搬来此地安家乐业,开枝散叶,才有了现在的圆村。村子不大,是湘南农村传统的天井庭院式民居,天井四周分布厢房,房子土墙砖瓦,大门有条石门槛,有舀米的石舀,门前种着几棵芙蓉树,大朵大朵的芙蓉花开得格外娇艳。村子在田野中央,田野四周远远近近围着小山包,像个天然的屏障。村里多枣树,春天,草色染绿了大地,成片成片的枣树扬花了,花香灌满村庄。等到夏天枣儿挂满枝的时候,我们上树摘枣,下塘摸螺。在万簌俱寂的夏夜,搬张小板凳,坐在老人身边,听他们讲关于村庄的如烟往事,听他们回忆儿时的点点滴滴,听他们感叹这个不愁吃穿的年代。村里有两块晒谷的禾场,是整个村子唯一两块开阔平整的地方。秋收过后,那里成为了我们的游乐场,我们在那里跳房子,踢毽子。

  几缕春风几行归雁。到了读书识字的年龄,我开始痴迷于阅读,把家里每周邮递员送来的报纸刊物读了个遍,慢慢的,这些已经不能满足我强烈的阅读欲,我搬出了爷爷放在阁楼上的藏书,读得废寝忘食。我的三堂哥李晶爱好武侠小说,在他的影响下,我读完了金庸和古龙的小说。我们在腿上绑沙袋,练习轻功,练习飞镖,也想做个行侠一方的武林高手。从那时起,我变得喜欢思考,喜欢憧憬。一个人的童年经历就像一个人的影子,不离不弃,终生相随。现在看,我最初的写作,正是这些经历提供了支撑,赋予了我表达的激情。

  自从阅读在我面前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,我做梦都想看看风景那边的风景,远方那边的远方。每一个少年,都巴不得离开村庄,向远方出发。因为远方有许多的未知,走向远方,其实就是一个解谜的过程,这种心情让人兴奋让人向往。十二岁那年,我如愿以偿离开了村庄,跟着父母搬到了镇上的新居。陆陆续续的,圆村的亲人都带着孩子远走城市。从那之后,我很少再回村庄。直到2016年的清明节,我跟着父亲及他的兄弟姐妹一大家子到村庄祭拜祖先。我的祖辈们,来不及跟村庄作一次正式的告别,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,我们和他们只能隔着一堆黄土,再不能见。

  焚香烧纸,祭拜过祖先,大家开车开始返程,我留了下来。我想去村庄看看,想去老家的阁楼上带走当年搬家时未带走的集邮册和日记本。进到村庄,我才发现老宅已经坍塌,只剩残垣断壁,爬满荒藤,半掩在灌木杂草中,昔日的炊烟缭绕、童声喧闹不再。站在满眼废墟的寂寞村庄,那些饱满日子的欢笑和泪水被时光埋藏了,一切静默无声。

  留守的两户人家也已另建新居,他们在田间忙于农活。我在佩服他们守住最后一缕炊烟的同时,仓忙逃离了村庄。

  近几年,关于圆村的消息我都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。早两年村里重修祖谱,父亲变得格外忙碌,四处奔处,为重修祖谱追根溯源。修谱完成后,父亲又开始牵头修祠堂的事。虽年事已高,但军人出身的父亲身板仍然硬朗,挑砖石、打地基,负责监工。近两年的时间,父亲一心扑在建祠堂上,祠堂在去年终于完工。祠堂明清风格,青砖黛瓦,流檐翘角,古朴典雅。祠堂分为中厅和偏房,中厅供奉着李氏祖宗牌位,偏房一侧为厢房,一侧是存放粮食和杂物的地方。

  去年七月底,村庄里的阳光还带着馥郁的稻香味,这一天,祖堂庆典。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回到了村庄。圆村在这一天突然热闹起来,许多面孔交集在一起,一个个熟悉的名字,和着岁月的回想扑面而来。大家热情的打着招呼,询问各自的出处,近来的状况。我站在洒满阳光的祠堂前,感觉它是如此厚重,又是如此亲切。在这里,我再一次触摸到最真实的过去、最真实的存在。一座祠堂将串联所有李氏家族人物的一生,生老病死,婚丧嫁娶,呼啸而过的岁月,都将被祠堂的每一块砖石记住,都将被跳动的血脉记住。

  这一次回乡,我惊讶的发现一幢幢别墅点缀在乡村,一部分从村庄出走的人们又回归了故乡,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,路灯在村里亮起来了,圆村祠堂的前坪还有了篮球场和健身设施。这些现象让我唏嘘不已。在圆村的微信群里,现在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是回村里建房子,再种几亩庄稼,垦几块菜地,听听鸡鸣狗吠。曾经这些逃离故乡的人,现在都渴望重回村庄,找寻失落的乡村记忆,失落的时光,曾经的岁月温情。

  我体会到了父辈们的良苦用心,他们一生默默无闻,没有惊天动地的功业,但却活出了真实的烟火气。他们用修谱建祠的方式守候故土,守住故乡最后一缕炊烟。(李霞)

  【作者简介】李霞,湖南省衡南相市人,现供职于南岳区文旅广体局。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,《湖南诗人》编辑。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三期作家班学员。作品散见于《中国诗歌》《绿洲》《湖南文学》《诗潮》等国内大型文学期刊,多篇作品获奖,作品入选多种选本。

 

责任编辑:RMZS003

首页 | 网站简介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人民之声报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00385号-1  IT技术支持:浪子召

电脑版 | 手机版 | 网站后台管理